• 2010-01-15

    泰北情。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brabxi-logs/56350897.html

    第一次知晓清迈是在拉姆对她无比思念的牢骚中,她说随便穿个背心随便穿个短裤随便坐在清迈城的街边随便抽着烟,太舒服了。于是我刚抵这座随便城做的第一件 事儿,便是放下背包,随便坐在一家还没开门的餐馆前随便的抽了根红双喜,接着才钻进巷子里面找旅馆,清凉的早晨这里很似在厦门时住的曾厝庵,干净又自在, 处处鲜花鸟鸣不断,美不胜收。即使不久后发现包包被翻丢了钱也没有打搅到此刻的好心情。短暂时光好好享受。

    我得抓紧时间在这最后的一段留点什么给自己。此时正听着的唱片是在小A带我去吃的那家清迈餐馆买的,第一首很好听,名字是清迈旅人还是女人小A说给我时也没听清楚,礼貌又可爱的“BOOK”用泰文认真的写给我一段字并且签上名字和佛历日期12/1/53。一顿特别的晚餐,连填饱肚子的过程都那么优雅。

    这样的日子里并没有太多照片和文字的记录,好似初次的云南一般,不愿又不舍分享这样的美好,一个又一个下午,阳光很好,没完没了的转悠巷子里数不尽的惊喜,感叹之余尽是留恋,正如你说的气定神闲。走到现在溢出的更多是思乡之情,与亲人们闲话家常与老友们重逢高谈阔论或与你的羞羞涩涩,半年之后的重返云南,意义不大只是出于无比惦记拉姆家那些可爱的人们,此次再回到深北方自己觉得便难再出来,要给爱人们一些交代,不忍继续任性,听之任之也好,错不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何来较劲。 2008-0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