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2-15

    流水一个年

    整个除夕夜被各种炮竹声烦的不行,似乎今年是有始以来过得最热闹的一个年,大大小小九口人,我还是不争气的别了吧唧一整天,真好玩,我想我不能再回来过年了,真受不了这个酸劲儿,跟谁都没这么酸过,我忍不了那个甜腻腻一口一个爸爸的小声音,一口我一个酸,一声我一个眼泪在打转。妈的妈的实在不好受,我就是个小心眼。

    情人节。晚饭后禁不住想到我们的第一个,收拾行装打道回省城。最后一趟八点二十八,差了几分钟眼看着火车开走,结果珠妞妞想要慷慨解囊四百大元让八小姐打车回去,感人至深,不过我还是理性了,真是酸溜溜呀。回来出租车上计划着一人K起来不醉不归,十块钱自个买了支红玫瑰还撒了金粉呢,半路不忍寂寞还是CALL了冷同学,接着马先生也杀来豪情献身给大家美来美来一段很重很重。Over!

     

     

     

  • 2010-02-11

    Wow!

    酒醉漂浮夜,大家伙齐心谈论着谁爱着谁谁又不爱谁。

    Wow!就在我反反复复的思量着是否可以丢掉它们的这些天,迎来了崭新崭新的又一天。

     

     

     
  • 云南的时光短暂得让人慌张,不分日夜的音乐和叶子,觉得一切都那么美好的存在着,大部分时间如他说的那般我是个心里很麻烦的人,这些天我一直在想一直在想,至今我仍想不明白的是为何要给我这么多,就像时间里的灰尘一样无声无息的给予我能量,这样踏实的气场我真不知如何是好,一向习惯把与己有过交集的人围起来,我的圈圈内从未有这样亦师亦友且陌生的人出现过,我想我应该是还需要时间的积累才能理解,而现在只有礼貌而敷衍的感谢吧。

    凌晨抵京,兴奋的神情难以表达,折腾到庄庄庄那已经深夜,因前一晚的菠萝快车不眠夜导致姑娘很快进入梦乡一觉到天亮,对北方这种雾蒙蒙的灰白色想念至极,以至于这一整天都处于高嗨状态,隔天在返乡的火车上又快乐的像神一样,似乎之前的一切都不曾发生过,丢就丢了吧。姑娘只是在回家的路上。

  • 2010-01-19

    咩生活!

    版纳的阳光也很好,这次出来重复最多的话之一便是在找旅馆时先问价格然后对老板说我想要一间带窗户并且阳光充足的房间,其他的似乎都不太重要,只要进入房间有迷人的光线我就高兴了。

    目前一切准备就绪机票火车票各种票安排妥当,下面说一下八小姐返乡的具体行程。请去火车站迎接的同学们排好队不要大声喧哗。

    25日凌晨抵京,27日也是最关键注意看好,下午13:50北京站某动车开往哈尔滨正点到站时间21:58分分分!噢咩咩咩激动激动。

     

  • 2009-09-19 今儿再听梵高先生,一点也不能把这歌和李志连到一块儿。我越来越想见他本人,在个陌生的城市,听还没听过的现场,见还未见过的李B。


    扒开眼睛就赚了50块?吼吼很是震惊,真没想到怎么会要那张照片呢,其实我不想要钱呀,嘿嘿,然后想想又觉得赚李B一次钱是不是也挺爽的,不过八小姐也真是高兴。

    回想之前的每一步而如今走到现在和李B是脱不了干系的,如果那会没有上面的念想,姑娘或许在离开拉萨后便返乡了,如果没有那么多刚刚好,我也不会想去桂林看这场演出,也不会想就近去越南吧,更加不会有接下来的东南亚之行,遇见这样多让姑娘欢喜的美色,我还得谢谢你呀。

    其实八小姐也是又能装又淡定的。

    然后我说笑一点吧,哎呀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