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6-03

    小醺胜叶子

    书架上的闹钟指针永远指向两点半,从带它回家开始我就没打算给它上电池,我喜欢它的样子,它只会是个摆设。阳光灿烂的下午我把从尼泊尔带回的一块花布挂在空着一半的窗户上,风吹过它飘进来带着一股悠远神秘的香味。冰箱里的小盒八喜每个都被我挖了一口,突然发现有好些日子没在家自饮自酌了,明天得去补货。自从进入夏日,客厅里的空调就被我折腾个要死,开着冷关上又冒汗,一个钟头内可能要开关十几次。好吧,一边享受丸子妞分享的美好音乐的同时再借着点酒劲儿姑娘又要开始计划规划策划了。

    Yes,I need some plans.

    1.明天起床去超市采购,蔬菜,蔬菜,蔬菜,酒,酒,酒。是的,我要减肥。我只要吃蔬菜喝酒。

    2.剩下一半的窗帘我准备留在下次赴京自购,所以暂时只能用这块布应付。电视有线哪天心情大好再找人安装,客厅的隔板一堆要挂起来的相框拧歪的书架直到下一个男的出现前绝不自己动手,反正我已经拖了快一年还没把它们装好,也不差再等一年。不过近期有考虑自己把卧室一面墙刷成灰蓝色。

    3.物质欲望:一对高档音响,一块高档手表,一只高档包包,更多的convers,更多的书,更多的酒,一个烤箱,GF1,一个智能反应快带词典外形又酷的电话。天啊,这简直就是掉进无底大窟窿。

    4.不确定要不要回云南如一开始所表述的一般目的明确我只是需要一些钱和一些稍稍充实又舒适的生活,那么既然是这样扪心自问是不是该摒弃一些私欲考虑得多点,怎样才能让大家伙齐欢乐因为我可以调整自己我没关系。所以...

    5.关于九月,不知小羽和阿洋夫妇准备好否,老妹已经在切实的计划中,印度之行必将成为定局。所以这个夏天我会过得非常潇洒却又非常苦逼,诸事未定,期待未知。

    6.在家腻着实在是太他妈舒服了,姑娘爱死这样的日子了。

     

     

     

  • 2010-05-26

    莫独自

    当没什么话题可以说的时候,便会自找轻松聊天气,可是当天气也平淡到无奇的时候你开始从里面使劲的掏东西,消遣也好滥情也好需要大把热烈的回应,看着你们那么好,清风盛满艳红色黄昏接着幸福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10夏日深北方尘土漫天,卸下小情装满大爱姑娘也跟着轻飘飘的飞起来。

     

     

     

     

     

     
  • 2010-05-15

    乌烟镇

     

    小江南感受不到什么鸟屎风情,可能我心里面充斥的全是鸟屎,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我觉得这地方特别适合和一个飞先生一起来,起床,进餐,找个咖啡馆子钻进去泡一天网看个小电影什么的,夜游,然后回旅馆上床睡觉,隔天反复,这样几个来回,俩人再淡定的各奔东西或者一起回家。于是这次的选择便成了一个大错误劳身伤财,撑吧,越是期待就越平淡。唯一值得夸奖的是间接的拯救了扒扒,还有望过去满眼粉色大俗艳的蔷薇花。你们都挺好的,可总是差那么一点。

    今个下午还发生了一场简短迅速的奇葩事件,QQ里面聊有三年多的一男的突然跟我借钱,我立马回给他说我没钱借你,就算我有我也不会借给你,本来带点调侃的意思再说我真不是款姐再说不管什么情况这样也太唐突了吧。接下来他的回应当时就让我无比震惊,震的我好大一会才缓过神来,天蝎座的,所以我再说天蝎男很变态一点都不过分。事后我不禁感叹世态炎凉,把这事拿出来说主要我觉得靠时间磨出来的认识又有联系的人越来越少,我挺在意这样的关系的,结果一个莫名其妙就消失了,人这玩应真鸡巴操蛋。不知道会不会有哪天我也干出什么操蛋的事也让谁在背后这样说我,噢也可能早就有了只是还没被我发现而已。

     

     

     

     

     

  • 2010-05-11

    久违了鱼肚白

     

    永无止境的悲剧接连不断的涌出来,姑娘已经没有力气再去斗争什么了,所以在望着曾经无比喜欢的人们时,姑娘的冷漠足以冰死自己。一直以来都害怕面对这样的对质,可终究还是如此。悲伤总是来得迅速又凶猛,来不及缓和那些已然塌陷的心,现在唯一能做的是一番牢骚后抱着自己好好的睡一觉,醒来后问她还有没有那股冲劲,否则只能这样呆在原地,用时间抹去所有。先生们,你们真让人失望。

     

     

     

     

  •  

    无意识的几秒中脑袋里面出现的画面那么平静美好,独自或是和一个你的躺在一片柔软的草地上眯着眼睛堆了一脸幸福。下午的时间一直压低声音告诉自己没想象的那么糟。这里的生活甚至不如那座躁烂的城,起码人们是坦诚的,终究还是逃不出自己,我只能说原来哪里都一样,并没有因为这里是钢筋水泥的城市就有变得多么踏实。还有个时间我对自己说再尝试一次如果还是如过往那般滑稽可笑,真就算了吧。姑娘再次怀疑该不该认真的审视现有的一切是否值得我为之动容。只不过是一场命运,不该把自己压得太重了。

    今晚姑娘彻彻底底的牛逼了一次,自从离开云南后未这样狼狈过。丫太纯猛了。先给自己压惊吃了八块钱一个的奢华大苹果,雀哥,珠姐明晚我再给你俩压惊。来得那么突然,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