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7-11

    盛夏成都记

    打包这事始终免不了让人纠结致死,带还是不带带还是不带,最后只能由丢硬币来解决。昨个一整天神情恍惚还好到目前没出什么大乱子。捣腾到这会才看出点眉目,大包雏形已经显现出来,把冰箱吃空,酒喝光,醉醺醺洗澡睡美觉醒来买红肠接着灰溜溜的离开这片黑土地,打起精神来,姑娘好长一段路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数次路过成都唯有这次是在盛夏,好感倍增,成都冬天的阴冷潮湿真让人失落又恼火,而此时阳光穿过玻璃窗洒在桌边的小向日葵上,美得让人发晕。啦滋的甜甜圈太有爱太好吃了,这些天延续着以往的作息时间酒肉奢靡,昨晚来点兴致跑去小酒馆结果竟然火到人太多不卖票,沮丧的在门口站了一会就喝大酒去了。接下来的云南仍会如此,真是罪过。

     

     

     

  • 2010-07-04

    Fine

    心慌,累。

    一肚子话想吐却吐不出来。

    一路平安。

     

     

     

     

  • 2010-06-29

    你好,你好。

    两段长线攻略做得两眼昏花,睡眠不足最大的症状便是反应间歇性迟钝和听力受阻。燥死人的午后倾盆大雨顿时把我拍醒在街边动弹不得,出门那时犹犹豫豫要不要要不要带伞,结果还是没带。可想而知后面半个多钟头的时间姑娘只能蹲在路边大口抽烟望眼欣赏幽幽暴雨。于是才引出那些感叹不止导致最后只能自个吃顿百元大餐来调节消极情绪。无数次会发觉在这,没错就是这,想当然熟悉又亲昵的地方,没有惦记的人,没有人与你共进晚餐,没有人一起把酒笙歌,没有人陪你散步,没有人和你谈论理想梦想幻想,没有人“在乎”,似乎一切都变得不那么重要了。也许这就能解释为何有一些人疯狂而着迷的拥向陌生,逃开也好依赖也好随便什么都好,我们明白它所以我们要保护它,我们也再也不要去讨论它。而它也明白什么是最可贵的。

    当他问起,所谓的有无意义是什么鸡巴玩应,带给你什么实质上的东西时,当你张牙舞爪做着一副连自己都羞于面对的嘴脸时,你所收获的勇敢。都将一文不值。你只是被自己的害怕给吓住了。

     

     

  • 2010-06-19

    !!

     

    父亲执意又焦急的铺路,而我每次都满脸的扭曲一百个不乐意。是要理想还是要钱。

     

     

     

     

     

  • 2010-06-11

    动荡六月

    一个晚饭时间新鞋子变着法子的折磨我的脚,强忍着折腾到家来了两个大水泡。回来公交车上无意的问起星座,噢,是生日刚刚过去的双子,然后我心里面还想着先生怎样怎样的,然后再过一会我咬牙切齿直跺脚,我竟然把生日给忘了,使劲想昨天我干嘛来着也想不起来,最近太恍惚了,恨啊恨。

    中午的电话里把小平同志给说无语了,我不知该如何对他清楚的表达出我自己想要的,我尽力的想用柔软的方式告诉他可越是这样出来的话反而更尖锐,也罢。愿一切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