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温暖的床上梦里混乱的画面,熟识的变陌生,陌生的变亲昵。

    无法解释这种唐突,刚刚去天台上抽烟,突然很清醒的意识到自己还是自己。

    自己不是自己又能是谁呢。MD,罗嗦。

    数年后,大款女了一个人走,穷酸女了仍旧一个人走。

     
  • 很郁闷的不仅仅是煎熬了34个钟头到西安,清晨出了火车站打不到的士,等公交20分钟才来一趟,漫天飘雪排了一个小时的大部队才买到去攀枝花的票,两只胳膊加上两只手冻得都掏不出钱来,还着不到一家好吃的羊肉泡膜,回来又赶上交接班点打不到车,随便坐个到南门的大巴还开出南门200M以外,我Fucking very much!这地方对我来说糟糕透了,这两天就窝在旅舍里上网。

    操蛋的第一站。上图。

  • 考试全部结束,昨晚实在难忍心头之痒,从自习室直接杀到某夜店,
    即使穿着睡裤,带框架出来的我也豁出去了。
    两杯黑牌,一扎金汤力,一扎朗姆七喜,就把我和我的爱人给喝费了,
    于是乎我对我的爱人说,今晚去我那呗。结果被BS。
    现在要做的呢,就是猛补一觉然后在走之前这几天调整到最佳状态,妞们,恩?

     

    圣诞片一张,仨2之间暧昧关系的问题。
  • 原来小白还是可以写BLOG的, 零八年的开始,整装待发,哈哈。

    下午商场反券血拼,为了出行问题终于起了Timberland大黄,很嗨很嗨。

    想念龙堂下面的小Pizza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