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妈的,就这么来了,太恍惚,太唐突。

    曾经在内心巨大又渺小的妄想就这么无理的被实现了。

     

  • 神情恍惚,都不知道拖着谁的身体回来。

    从融洽的谈话直至竭斯底里,

    把房间搞得乱七八糟,整理出两大袋垃圾,

    想想都不清楚丢了些什么,可怜的小东西们,

    到最后累得把自己重重摔在床上,

    答案在脑子中反复无常,慌张布满所有的小情绪,

    没有可以发泄的对象,哭不出来,

    继续这样折磨自己,并不是我想要的,

    没有一点理智能冒出来给自己些慰藉。

    绕来绕去终究陷入困惑中。

     

  • “跋涉在青春旅途,漂泊、焦虑、孤独,让它压倒你才会苦,会哭;看那午夜的向日葵,在无人的田野放逐,月华风霜只当作阳光雨露;自由、成长,哪怕只作三个季节的树;置身于暗夜,依然守望清晨、执著;假使枯萎,依然愿意化身为纸、印书、给你读、给你路。” ——张浅潜

    回家,晚安。

  • 哈哈。调整情绪,显摆一下这仨妞妞的幸福时光。窜进某店竟然没有跳舞的地儿,农村了...-_-!

     

    顺手放某妞儿子一张。

  • 凌晨,踩上拖鞋跑出来找网吧,出来时忘换下隐型,虽然空气潮湿的不行,但还是被网吧里空调吹的眼睛干涩,看东西模糊不清。听着某人博克里安静的小Jazz,脑子里不知想着什么。

    很唐突的看到那篇字,于是心里那份不安冒出来作怪,那些属于我的小记忆,同样也属于别人,胡思乱想,开始摇摆不定。有什么关系呢,没事,没事,一些过去式是不应该打扰我的。只能在这里矫情一下,我会坚持,这一次,任何任何,都不能阻止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