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8-10

    短暂夏天。

    从未想过,活着走完这一生原来要承受得这么多,曾经一度认为路是自己给自己选择的,不会错,即使错了也有错的理由,确实,这一次,我错了,狠狠的错了,谁也不能怨,谁也不能恨,只是告诉自己,这是命给的,孽缘要自己去还,如果没有五月二十八号的坎,我不会像现在这样跟自己死命的挣扎还过不去。

    或许,零七年末的不安,已经给予我警示,可惜我还欣喜的把它当作一次不寻常的遇见,我太过相信自己。原来世界上真有这么多可以使一个人完全蒙蔽双眼的仙人。

    八喜,值得庆幸的是终于可以适可而止了,我没有陷得更深,如果从开始到现在发生的一切,由某种东西做铺垫,那么就显得理所当然,我一句怨言都没有,每个人追求的东西不同,各自在属于自己的轨道里运行,我闯进了你的禁区,自然会得到惩罚。

    反而现在我想的是希望你会过得好,如果你可以孤独终老的话我更会觉得这是你命好,得多学会去感谢,没有在人生的旅途中被哪个烈女给宰了。

    丽江,真的让我受益非浅。 很感谢这里给我人生履历中增添了一段有着奇妙色彩的经历。

  • 我不记得上次看这部国产剧是什么时候,青春怎可无处安放?很远亦或很近,可是当我再一次莫名的点开最后一集,听着陌生的对白,完全没有铺垫酝酿,眼泪就流出来了。

    我说我现在不难过,是骗人的,我很难过,真的很难过。很复杂的难过,我不能很干脆的说这种难过与这个男人无关,我付出的太多了,虽然我清楚我的眼泪只能使他更加膨胀,但我真忍不住。我不能讲给谁听,我一向不喜欢诉说自己的不快,我喜欢说我一直很好,可是我心疼,疼的厉害。

    突然觉得感情真不用承诺。因为承诺什么都不是。其实很久以前我就了解,可是总忘,从今以后我一定要牢牢记住,没有承诺和保证也没关系,即使有的话也不要当真,这辈子都不要把任何承诺当真。

     

  • 2008-07-22

    很很很.

    好像日子过了很多天一样,自己仍旧没有缓过来,走去哪里都带着一张写着我失恋了的哀怨脸,

    可能还是时间的问题吧,我知道自己很快会好起来,但现在的状态真够让人抓狂的。

    倒霉的还是在丽江,我想去哪发泄发泄,又不给我地利人和,就这么干巴巴的憋着,

    娘的,憋了一脸豆豆不说这使我更难找到第二春了。

    我还是很想牢骚,现在我很不爽,很郁闷,很难受,很愤怒,很伤心,很失落,很懊恼,很悲哀,很绝望......

     

    我是纸巾杀手!

  • 没什么,真没什么,哭什么呢,真傻逼。

    他的旅途计划中没买我的票,我为什么还要死皮赖脸的跟着呢。

    勾搭女人、上床、做爱都与我无关,

    管她娘的是放弃还是被抛弃,已经不重要了。

    有些事情不承认邪们都不行,

    正经八百的交往在我这从来就没有超过半年的,

    我怕死第七个月了,死活都完蛋。

    张小胖,你丫还是命苦,

    某神仙给你好吃好住愣是不发给你好男人。

    就他妈的遇不上一个看得过去又疼自己的,你丫就得认命。

  • 一张舒适的大床,每个夜晚相拥而睡,各自忙碌,大把空闲时间可以融洽的相处,理解与支持。

    现在的我,有了这些,爱与不爱已经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八喜不得不承认此时的状态是在欺骗自己,狠狠的欺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