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整,中英版生日歌从电话中响起,面部表情僵硬,突然间不知是哭是笑,站在喧嚣的四方街,仿佛整个世界只有我和他,耳边的吉他声,歌声,尖叫声,脚步声,除了听筒里所有声音逐渐变小至消失不见,听着远方的祝福,心底涌出一种甜涩感,过早认知现实这东西,丫就把所有青春时期该有的折腾劲儿都给消磨掉了。

    明年的今天,2就爬上来打头了,夹在中间的感觉真不好受,什么时候我能不老顶着一张惆怅的脸蛋儿,谁一这样说我我就特不高兴,我总是觉得自己身上都是被太阳晒过的味道,你们怎么就感觉不到呢,难不成那些灿烂我都藏起来自己独享了?

    最近几天很爱听许巍,听了就能笑出来,幸福地开了花似地笑起来。

  • 2008-09-21

    呢喃

    我就是想说矛盾!很矛盾!野妞与文艺女做哪个?虽说骨子里和表象总是有很大偏差,可我还是想给自己个定位,时间久了逐渐失去羞耻感,道德观底线的降低,爱人被爱或是相爱就不重要,道行的深浅才是关键,是什么让一些人可以维持着相爱的关系,我该怎样去适应这冷漠的生活。

    明天已经来临,码头上并没有停着我们的船。

     

     

  • 中秋,大中午扒开眼睛就开始犯邪,莫名其妙哭的稀里哗啦,我怎么总是觉得自己哪里有点毛病,反复无常到使自己都厌烦,可大把的时间我不这么认为,自我感觉相当的良好,只有那么一丁点良心发现的时候觉得实在太对不起小众们我个人没资格哭天喊地的叫着委屈,好吧,我以后要注意一点不能太过分了,谁没那么点缺陷呢,任何人多少都有会点缺陷的,只是衡量一下缺得多少就够了。

    博爱才是爱,宝贝们,一定要记住,时刻都要记住,掌控自己的心。

    一段真爱过后还有一段接一段的真爱等着咱呢。

  • 迎来了新生活,我却有些不敢去面对,

    总觉得哪里不对,哪里差一点,哪里怪怪的,

    还是我纯粹的胡思乱想。

    只要让自己时刻保持清醒,不要在陷进去就好,

    我不再妄言许诺给自己要怎样怎样,一切顺期自然,

    每天夹着一颗积极向上的红色心心去生活,

    仅能做到这样八喜就满足了,

    路还是得走正,人还是要做好,终会有善报的。

     

    PS.很快就可以看到八喜叼着烟打着鼓和一群热血青年卖唱的相片啦。

  • 2008-09-02

    岗仁波钦!

    出发出发!念头已经转变成强烈的欲望,一刻都不能拖沓。

    开始准备,待八喜的身心能量逐渐变得强大,便是离开丽江之时。

    阿里,很快,等我。

    如果我可以到达那片神圣之地,我会第一个为你洗去罪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