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8-17

    Young for you!!!!!!

    我心里是这样打算的,从内蒙回来去小羽那喝几天,回哈尔滨后好好整理房子,全部弄好并且能安全入住,我就开始整理行李,让大师把护照寄回来,坐上火车去成都,在那和陈妞妞耍几天,买一张成都-拉萨的火车票,这会差不多已经快十月份了吧,最好避开黄金周,不然人会太多,到了拉萨好好计划怎么走,到了拉萨再补补英文,该走的都走遍从樟木进入尼泊尔,10月-12月是最好的季节,我太幸运了,拖了一年的计划,就要行动了。这个11月的某一天的傍晚,八老师就坐博卡拉河谷中随便哪个湖边上,湖畔上开满鲜花,湖面水平如镜,游船星布。

    这美好都悬在大师会不会给我寄护照,如果到时候他不给我寄,或者我联系不上他,再或者什么,我就不去了,我就好好在我自己的房子里呆着有酒有烟有音乐有男人有女人,要啥有啥,苟且也好啃老也罢,我还年轻么。

                                                                                                                          

     

  • 2009-08-15

    空空如也

    好吧,真是个特别的夜,一瓶假芝华士,要命的清醒,无比的轻松,无比的空荡,剪了头发,结束了两桩情事儿,摔坏了的小白,惨不忍睹的生活。耳边是熟悉的曲子,心里哭的歇斯底里,却面无表情。所有自认为愚蠢的事儿就这么赤裸裸的发生了,事实上不过是自然而然的,我并没有做什么,只是到这了,只是到这了而已。

    我该为自己做点什么,我该为自己说的话负点儿责了,这不过是生活,这不过是发生了该发生的,我提早的结束了它。我爱你,我应该对你说的,可惜已变成了一种形式,我只是舍不得,舍不得所有的所有的高兴的事儿,可这就是生活,就是八老师的生活,这变幻莫测的情绪注定要为它付出点什么。

    我祝福你们,好姑娘,你真好,真高兴。

     

    最后一遍米店,最后一遍。

  • 闲着闲着就想起前天在鼓巷看见那条花裙子了,我错过了她再就拥有不成了。

    昨儿满天星星,今天又是个大晴天,我觉得我就这么停下了,过去的日子常常提到的瓶颈瓶颈也不过如此。想东想西的又淫又荡的朝三暮四的,生活应该还没被搞的很惨吧。应该很快跑起来吧。应该很多很多人爱吧。

                                                                                                                                   

  • 云南-哈尔滨,记不清已经多少次反复无常的折腾了。

    回来四天也该为这说点什么,

    我真该死,就在一个钟头前我还想着给彼此一次机会,

    可这会我特么就一点留恋都没有要多彻底有多彻底,

    什么都不想了什么乱七八糟的狗屁好不好的,

    这个男人不能要!

  • 疼的要命,都不知道该放什么歌听,就这样安静着,而脑子里已经乱成一片。这样的自己在这个年纪还什么都没有,两年过去,还是这样在个破地方傻逼似的抱怨着,这滋味太不好受,一个长长的段子看了一半看得我才发现自己皱着眉头,眼泪在眼圈晃悠着,什么是有意义的生活,这好像一直存储在另一个世界,其实我什么都没做成,被巨大的空虚感包围,真他妈的傻逼,我都二十岁了,最好的时光一直被自己虚度着还一直不知羞耻的在提什么意义什么理想什么存在感,我都被这些傻逼想法压的快要窒息了,现在我到底在做什么,彻底走出去,或者彻底走回来,一切都不能这样下去了,一切都很糟,拼命的安慰自己,积压在胸膛里大片的鲜红,顽强迸发的精神世界全部只是幻想。真他妈的操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