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八老师现在急需一台练手车,无他要求,保全险,手排即可。

    2.小平同志善款要尽快到位呀。

    3.新房子为进户最后冲刺中。加油别发懒。

    4.我需要双红色八孔马丁当做礼物送给自己。

    5.这真是个值得恋爱的季节,什么时候我才能见到我的爱人呢。

    6.今儿买了丝袜明儿穿,美滋滋。

    7.几天没酒喝了,明后天琢磨着来一局。

    8.早睡早起身体好。

  • 2009-08-28

    自知之明

    这个可笑的年岁,不是自嘲,本就是彻头彻尾的俗人,你为何要一直摇摇欲坠的把自己捧到一个尴尬的高处去呢,自幼就是个顽童,哪来的气宇宣扬,不要在执迷,我在劝你,放下。

  • 真是个特别的日子,通宵直到上午才睡着,傍晚起来急忙忙的梳洗打扮奔到欧罗巴帮珠妞妞买礼物,与此同时,我的新鞋子也开始造反,左边那只活生生的把我已经惨不忍睹的脚丫磨出水泡,并且很快就破皮了,我太佩服自己了,我太酷了,血淋淋的piapia走了很远,我只能说是很远。接下来就是一顿奇妙的晚餐,情人节呀情人节,生日呀生日。灯泡呀灯泡。不管过程充斥着什么,结果还是美好的,因为这个情人节,把珠妞妞的生日都埋没了,我还收到一束花,哎呀呀,送花的人不重要,过程也不重要,我他妈在单身的七夕收到束宝珠的男的送的花,太刺激了。

    上图。

     

     

  • 我得记录一下今儿上午的梦,男一号,男二号,和我。情节模糊某些细节纯属虚构。

    零八年八月的某一天,我在男一的柜子里面发现一封信,信封下角写着:零七年一月第一封。打开后发现这是男二寄给我的,很明显是被男一劫下的,可去年一月我还没认识男一,为什么这封信会在他这,结果他跟我说,这是我花三块钱跟谁谁那买的,我开始骂男一,骂邮局,噢,对了信的内容大概应该是小情话性质的,这时,从梦中惊醒,突然想起男二说过给我寄过两封信,我还抱怨说没收到,时隔一年半才在梦里看到第一封,可惜这会我和男二已没了联系,画面又回到梦中,我站在某桥上,黑色海水,海面波涛汹涌,从此我走上了开始寻找第二封信的不归之路。

    一番胡言乱语,以上都是梦。完全清醒下想说的是,梦里的时间就大错特错,零七年我还不认识男一和男二。我太不小心了,怎么能把时间搞错呢。还有,我不记得这个男一是谁了,只记得男二,所以说这个梦只有男二和我,这么久这是我第一次梦见男二,多么尴尬的时间呀。

                                                                                                                                           

    昨儿买了双高得不能在高的高跟鞋,立马就变蜜了,真不自在,为了七夕去当职业灯泡用。我真厌恶回来之后的八老师,一点都装不起来了,一点都不真实了,太躁了。

     

     

     

  • 高高兴兴傻傻逼逼的一天,下一步貌似开始变得清晰,不管是否能够享我所想,只要充实开心平安足以。

    克制自己简单生活撇开所有杂乱。不敢妄言只是随便说说,想着自己可以迈向光明大道。哈哈。何为冷静何为躁动,都在自己的掌控中。日子一天天过去时间可以告诉我,不管经历任何我都清楚终会回到原点。一遍遍对他们说我都懂,只是我觉得还不够,我想要更多更好,即使我这个跳跃生变成个大龄青年也不会迟,我一直在撑,如果那么容易就放弃,何谈坚持。

    回去想剪个短发尝试一下,就开始蓄长,然后再也不剪短了。这里很久没有放图只怪懒惰,整装待发,回归大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