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1-15

    泰北情。

    第一次知晓清迈是在拉姆对她无比思念的牢骚中,她说随便穿个背心随便穿个短裤随便坐在清迈城的街边随便抽着烟,太舒服了。于是我刚抵这座随便城做的第一件 事儿,便是放下背包,随便坐在一家还没开门的餐馆前随便的抽了根红双喜,接着才钻进巷子里面找旅馆,清凉的早晨这里很似在厦门时住的曾厝庵,干净又自在, 处处鲜花鸟鸣不断,美不胜收。即使不久后发现包包被翻丢了钱也没有打搅到此刻的好心情。短暂时光好好享受。

    我得抓紧时间在这最后的一段留点什么给自己。此时正听着的唱片是在小A带我去吃的那家清迈餐馆买的,第一首很好听,名字是清迈旅人还是女人小A说给我时也没听清楚,礼貌又可爱的“BOOK”用泰文认真的写给我一段字并且签上名字和佛历日期12/1/53。一顿特别的晚餐,连填饱肚子的过程都那么优雅。

    这样的日子里并没有太多照片和文字的记录,好似初次的云南一般,不愿又不舍分享这样的美好,一个又一个下午,阳光很好,没完没了的转悠巷子里数不尽的惊喜,感叹之余尽是留恋,正如你说的气定神闲。走到现在溢出的更多是思乡之情,与亲人们闲话家常与老友们重逢高谈阔论或与你的羞羞涩涩,半年之后的重返云南,意义不大只是出于无比惦记拉姆家那些可爱的人们,此次再回到深北方自己觉得便难再出来,要给爱人们一些交代,不忍继续任性,听之任之也好,错不了。

     

  • 2010-01-02

    流水。

    转眼即新年,貌似以往的这个时间都会总结过去展望未来。哎呀,八小姐的零九年细述起来还真是精彩,既然精彩便不必细述,好吧,总之我希望的是在10年可以有个天翻地覆的大改变。

    昨日吴哥窟观日落美不胜收,晚饭又享受美味大餐一顿,新年第一天美滋滋。今日转了小环吴哥,对于多数人所谓的震撼在老八这并没多大反应,只不过是,噢,这样而已。所以再次见证,那些有着丰富底蕴的历史性建筑亦或文化我确实不感冒,再加上高温烈日的烘烤,一整天中情绪反复无常,真不想继续。我太懒了太懒了太懒了。

     

     

  • 2009-12-26

    西贡节

    刚好十天整,从北越匆碌的赶到南越,不论是景是人,越南越美。一路上大半时间在床上或是车上睡觉,剩下的就是数不尽的伤感,梦里总是大悲大喜,恍惚中脑子里闪过得满是过去那些日子拼凑的片段,大雪的傍晚小平同志背着我走出医院大门,一个雪夜某老友背着我从长明胡同晃悠着走出来嘴里还念叨着什么,大雨倾盆的晚饭时间你蹲下说水深鞋该弄湿了于是我欣然的趴在个陌生背上就这么轻易的乱了。够了够了,似乎那些久远的事儿都牵扯在背上,原来我是个背背控。我就那么爱让喜欢的人背着可我又那么沉真是于心不忍呀。扯得真远了。

    在美奈的第一个早晨爬起来看日出,看着看着就烦了,心是空的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今儿在来西贡的大巴上使劲的想在会安做了什么去了哪些地方住的哪家旅馆完全空白,一下子慌的不得了,赶忙翻出相片一点点屡出来,自打进越南开始到现在已经换到第七个城市也是最后一个了,我不知这样的旅行对我来说算是什么,为何要给自己这样一段,我觉得特别不对劲。可看起来好像又没什么不对,好吧好吧,没虚度没虚度,我得好好安慰自己。

     

     

     

  • 2009-12-20

    萎靡之旅

    入境越南已经五天之久,总得说点什么吧。水土不服狂拉狂吐。一直阴雨又不见阳光,又没得喜爱的歌听。所以,这一段可以被称作萎靡之旅。希望身体情绪各种恢复,不过后面的日子也让人不敢妄想有任何享受之谈,自己的选择,别有怨言,加油。

     

  • 2009-12-14

    又念又想.

    怨念的一天,特别厌恶自己彻头彻尾的烦躁感,所以每当遇见内心宁静舒坦的自己时才会忍不住那份欣喜,反省尤其是件让人头疼的事儿,每个阶段都要适时的审视回顾过去这一段的所行所想,是否向着自己的心,偏离中心便要回归还是继续前行,犹犹豫豫。

    又一年末,溜在南宁街头不着边际的乱冒汗,于我而言下面的旅途尤为艰难,自小就不喜热,没雪的冬天过得让我甚是惶恐,越南越燥。细算下来这次的旅行将长达四个月之久,没心没肺的姑娘终是念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