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11-30

    啾啾

     

     

    又一年的冬天,时间地点已没那么重要了,一切都没变关于我,始终是摸不到那点潜移默化的东西到底是啥,也很少半夜三更听点小清新矫情一遭,突然想起是因为最近身边的人,应该说这大半年身边的人,这种奇怪的走向让我实在不得解,这个年纪和这些没完没了的玩心理战的伙子们混在一起还真是难为情,难辨真假实属愚钝判断力也降至为零。孤独遍布整个身体,藏在每个空洞的伤口里,以至于我停在过去的某个时间里,一动不动的停在那,但也没辙,因为我真找不到自己停在哪。算球~

     
     
     
     
     
     
     
     
     
     
     
     
     
  • 2012-08-28

    Chiang mai

     

     

     

    我特别害怕,怕的什么都不想留下。

  •  

     

    自打来了云南后作息就无比正常,许久没有这样糟蹋自己的神经了,越来越多事情的发生能让我更清楚的看见自己的本身,我无法认真的投入一段感情之中,这并不是说不能投入而是无法在一段认真的感情中摆正自己的位置,融洽的和人相处,常常有很多黑色的东西会在突然间冒出来击倒我,这种狭隘有时候连我自己也看不过去,自负的连自己都无法原谅,这是人间不是天堂。姑娘你该怎么办,还能走多远。

     

     

     

     

     

     
  • 2012-02-16

    太阳

    昨晚一个男的跟我说句话,瞬间我笑得眼泪就彪出来了,我已经记不清曾经有哪个男孩在适时的状态下对我说那么动人的话了,可我无能为力,我没有勇气再给自己一次奋不顾身的机会,我太孬了。

    萨朗科的日出。

     

  • 2012-01-16

    2012

    我又遇见报仇的人了,不过我要顶住。